<strong id="h1gih"><track id="h1gih"></track></strong>

  1. <tbody id="h1gih"></tbody>

      <th id="h1gih"></th>
      <rp id="h1gih"><object id="h1gih"><blockquote id="h1gih"></blockquote></object></rp>
      <span id="h1gih"></span>
      <th id="h1gih"></th>
      <button id="h1gih"><object id="h1gih"></object></button>

      <dd id="h1gih"></dd>
      歡迎訪問青島瑞興財務管理咨詢有限公司財稅法一站式服務平臺! 青島公司注冊、青島代理記賬、青島公司核名,瑞興財務值得您信賴!
      青島瑞興財務管理咨詢有限公司

      專注財稅法一站式服務

      財務稅務知識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中心 > 財務稅務知識 >
      虛開發票究竟有沒有罪?
      時間:2018-08-16 06:53:56

        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再審改判無罪的典型案例是亮了還是瞎了

        《扒開稅霧》按:6月6日,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發布了服務保障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十大典型案例。其中,崔某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再審改判無罪案。經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查明,崔志祥、崔寶友與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簽訂了貨物運輸承攬合同。崔志祥原在當地地稅局開具運輸發票提供給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開票稅率為5.8%。后崔志祥于2010年6月至2011年3月,到郭迎開辦的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陸續開具了票面金額共計為1608270元的運輸發票,崔志祥向該公司按4.6%稅率交納開票費,崔志祥將這些運輸發票交與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用上述發票抵扣了112578.9元稅款。因此可知,崔志祥是以自己的名義而非他人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不存在法研【2015】58號復函所述的“利用他人的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以他人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崔某某有騙取抵扣稅款或幫助他人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僅以崔某某找其他公司代開發票的行為不能認定其構成此類犯罪。至于檢察機關認為崔某某到稅率低的公司開具發票的行為可能造成稅款流失的問題,該可能流失的稅款并非指本案應涉及的抵扣稅款,且該數額不大。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據此認定崔某某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改判被告人崔某某無罪”。照此邏輯,向張三購買貨物服務勞務,從李四處取得發票用于抵扣稅款者無罪。山東的這個典型案例是亮了還是瞎了,可謂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有人叫好,有人叫苦。值得注意的是:從該案再審判決書及其典型案例介紹看,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和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創設三檔營業稅稅率:“開票稅率為5.88%”、“開票稅率為5.8%”、“4.6%稅率”,說明其缺乏基本的貨勞稅稅收知識,要做到依法判決與增值稅有關的案件實屬不易。值得叫苦者慶幸的是中國法律屬于大陸法系而非歐美法系,法官依據法條而非判例判案,不必過于悲觀。

        崔某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再審改判無罪案

        (一)基本案情 崔某某經營的運輸車隊在山東某新型面料公司內部設立。2010年起,崔某某每年與面料公司簽訂貨物運輸承攬合同,負責面料公司的貨物運送。因與面料公司結算運費需運輸發票,崔某某遂在當地地稅局開具運輸發票提供給面料公司,開票稅率為5.8%。(原文如此,事實上我國沒有5.8%營業稅稅率——編者注)后崔某某得知沂源某物流公司可以低于地稅局的稅率開具運輸發票,遂于2010年6月至2011年3月,陸續在該公司開具票面金額共計為1608270元的運輸發票,崔某某向該公司按4.6%稅率(原文如此,事實上我國沒有4.6%營業稅稅率——編者注)交納開票費。崔某某將這些運輸發票交與面料公司用于結算運費,面料公司用上述發票抵扣了112578.9元稅款(按運費金額的7%扣除率計算進項稅額抵扣)。面料公司與沂源某物流公司之間沒有實際業務往來。2014年12月11日,檢察院以崔某某涉嫌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二)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崔某某在與沂源某物流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的情況下,多次讓該公司為自己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11萬余元被非法抵扣,造成稅款流失。雖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或他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最終以崔某某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對被告人崔某某非法抵扣稅款,依法予以追繳。

        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崔某某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虛開稅款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崔某某雖與他人進行了實際運輸經營活動,但其與沂源某物流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在此情況下,多次讓沂源某物流公司為其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非法抵扣,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裁定駁回崔某某上訴,維持原判。

        經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指令再審,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認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是指以騙取抵扣稅款為目的,并實施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的行為。對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的理解和認定,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有關規定。根據刑法的具體規定,具有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應當是認定此類犯罪的構罪要件之一。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關于如何認定以“掛靠”有關公司名義實施經營活動并讓有關公司為自己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的性質〉征求意見的復函》(法研【2015】58號)進一步明確“行為人利用他人的名義從事經營活動,并以他人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的,即便行為人與該他人之間不存在掛靠關系,但如行為人進行了實際的經營活動,主觀上并無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也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損失的,不宜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本案中,沒有證據證明崔某某有騙取抵扣稅款或幫助他人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僅以崔某某找其他公司代開發票的行為不能認定其構成此類犯罪。至于檢察機關認為崔某某到稅率低的公司開具發票的行為可能造成稅款流失的問題,該可能流失的稅款并非指本案應涉及的抵扣稅款,且該數額不大。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再審據此認定崔某某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改判被告人崔某某無罪。

        (三)典型意義:嚴格區分罪與非罪的界限,堅決防止刑事手段干預正常經濟活動。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產權保護和企業家權益保護工作。黨的十九大要求激發和保護企業家精神。人民法院作為司法機關,就要依法擔負起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職責,切實增強企業家人身及財產安全感,讓企業家安心經營、放心投資、專心創業。具體到審判實踐中,就要堅持罪刑法定原則,對企業家的生產、經營等活動,只要不違反刑事法律規定,不得以犯罪論處。本案涉及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的認定問題。實踐中應嚴格區分“代開”與“虛開”兩類行為,并嚴格認定被告人是否具有以騙取稅款為目的。被告人崔某某有實際經營活動,僅系找他人代開發票,并用于企業的正常抵扣稅款,無證據證明其有騙取稅款目的,也無證據證明達到犯罪數額標準,不應認定構成犯罪。再審判決沒有拘泥于機械理解和適用法律法規,而是通過對法律背后法理的深刻分析及對最高人民法院指導意見和指導案例的深入解讀,權衡多方利益,正確適用法律原則,充分發揮了審判監督程序職能作用,依法改判被告人無罪,保護了當事人合法權益,保障了企業的正常生產活動,取得了良好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以下是一審、二審和再審判決書

        崔志祥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刑事判決書

        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

        (2017)魯02刑再2號

        原公訴機關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檢察院。

        原審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崔志祥。因涉嫌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于2011年4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4日被取保候審。因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對崔志祥非法抵扣稅款依法予以追繳。

        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崔志祥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一案,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11日作出(2014)沂刑初字第78號刑事判決;崔志祥不服,提出上訴,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5年2月9日作出(2015)淄刑二終字第18號刑事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裁定生效后,崔志祥不服,向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該院于2015年11月3日作出(2015)淄刑監字第22號駁回申訴通知書,駁回了崔志祥的申訴。崔志祥不服,向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申訴,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于2017年6月2日作出(2017)魯刑申92號再審決定,指令本院對本案進行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7年9月1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山東省青島市人民檢察院指派寧楠、潘學乾出庭履行職務。原審上訴人崔志祥及其辯護人徐欽夫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原一審判決認定:2010年6月份以來,被告人崔志祥在與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路路通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多次讓路路通公司郭迎(已判決)虛開可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票面金額計1608270元,虛開稅款數額人民幣112578.9元,并已予以全部抵扣。

        案發后,沂源縣公安機關于2011年4月3日對被告人崔志祥人民幣10萬元抵扣稅款予以扣押。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一審庭審質證、確認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被告人崔志祥供述與辯解,證實其經營寶祥運輸車隊是山東沃源新型面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沃源公司)內部設立未進行注冊,其系該車隊負責人,主要業務給沃源公司運送貨物,賺取運費,每年車隊均與沃源公司簽訂貨物運輸承攬合同。其車隊以前因與沃源公司結算運費需要運輸發票,均到悅莊鎮地稅局開發票,稅率為5.88%;2010年6、7月份,郭迎對其說他的路路通公司能開運輸發票,稅率比地稅部門便宜點,按4.6%收取開票費。從此至2011年3月份,其開運輸發票都是找郭迎以路路通公司的名義開,收貨方或發貨方是崔志祥的名字。一共找郭迎開了170余萬元運輸發票,付給郭迎開票費79000余元,并證實郭迎的路路通公司沒有同沃源公司簽訂過貨物運輸承攬合同。

        2、證人證言

        (1)證人崔寶友證言,證實其與崔志祥是寶祥運輸車隊負責人,2007年開始主要業務給沃源公司運送貨物賺取運費,每年都同沃源公司簽訂貨物運輸承攬合同,與沃源公司結算運費需要運輸發票,車隊不能開運輸發票,以前都是去悅莊鎮地稅局開發票,稅率5.88%。到2010年6、7月份,郭迎找崔志祥說他的路路通公司能開運輸發票,稅率比去地稅便宜點,按4.6%收取開票費,從此一直開到2011年3月份,崔志祥具體操作把需要開票的信息給郭迎,一共開了150余萬元的運輸發票,均是以路路通公司的名字開的,收貨方或發貨方寫的崔志祥名字。其與沃源公司簽訂的貨物運輸承攬合同,直接去沃源公司結算運費,沃源公司從來沒有給路路通公司的賬戶打過款。

        (2)證人徐紀斌證言,證實沃源公司與寶祥運輸隊簽有運輸合同,崔志祥提供路路通公司開的84張運輸發票,票面金額1608270元,在沃源公司入賬,并按7%在沂源縣國稅局進行抵扣,但沃源公司與路路通公司沒有實際業務往來。

        (3)證人郭迎的證言,其供述證實其之前認識崔志祥,崔自己沒有貨車,聯系給沃源公司運送貨物,又沒有開運輸發票資格,在結算運費時需要運輸發票。2010年6、7月份,崔志祥找其用路路通公司名義開運輸發票,崔志祥實際與沃源公司簽訂運輸合同,并結算運費。崔志祥找郭迎開運輸發票,稅率比去地稅開便宜,按4.6%收取開票費,從此一直到2011年3月份,其給崔志祥共開了100余萬元的運輸發票。

        3、路路通公司關于給崔志祥開運輸發票存根統計明細、運輸發票復印件,證實路路通公司通過崔志祥給沃源公司開具運輸發票55張,票面金額人民幣995058元,給山東沂源棉紡織廠開具運輸發票29張,票面金額人民幣613212元。

        4、書證材料,證實路路通公司自2010年6月22日至2011年3月31日從稅務機關領取公路內河貨物運輸業統一發票3566份,其中2430份作廢。路路通公司開具發票1136份,金額為人民幣44946459.41元,涉稅金額人民幣3146252.16元。其中查證有受票單位證人證言、書證證實的發票335份,金額為人民幣17995937.84元,稅額計人民幣1259715.65元;其中,有323份發票、金額人民幣16922421.84元,已查證被受票單位抵扣稅款計人民幣1184569.53元。并證實增值稅一般納稅人所支付的運輸費用,根據運費結算單據所列運費金額,從1998年7月1日起按運費金額的7%扣除率計算進項稅額抵扣。

        5、書證發破案經過、戶籍證明、扣押物品文件清單,證實案件發案經過、被告人到案與身份信息及公安機關扣押物品文件的情況。

        原一審法院認為,本案基礎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被告人崔志祥與在路路通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的情況下,多次讓該公司為自己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人民幣11萬余元被非法抵扣,造成稅款流失,雖系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或他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與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崔志祥到案后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鑒于被告人崔志祥被抵扣稅款部分,被公安機關扣押追繳,亦可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崔志祥辯解所開具運輸發票系自行實際經營的部分,并系自首及其辯護人提出崔志祥系在有真實運輸業務情況下而要求他人為自己代開運輸發票行為,是如實代開不是虛開的辯護意見,因與本案事實及有關法律規定不符,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判決被告人崔志祥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對被告人崔志祥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非法抵扣稅款,依法予以追繳。

        原二審法院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一審一致。

        原二審法院認為,上訴人崔志祥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虛開稅款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對上訴人及其辯護人不構成犯罪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上訴人崔志祥雖與他人進行了實際運輸經營活動,但其與路路通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在此情況下,多次讓路路通公司為其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非法抵扣,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故其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能成立,不予采納。上訴人崔志祥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經追繳挽回稅款損失,均予以從輕處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原審被告人崔志祥的主要辯解理由及其辯護人的主要辯護意見是:1、崔志祥確實存在運輸業務,其到路路通公司開具運輸發票系據實開具,沒有虛構事實,且系響應鎮領導號召為鎮里增加稅源,所開發票被沃源公司據實結算,且被沃源公司根據實際業務用于抵扣稅款112578.90元,并未造成國家稅款的流失,且并非崔志祥用于抵扣,原審判決認定事實錯誤;2、崔志祥主觀上沒有騙取抵扣稅款的目的,客觀上沒有實施騙取抵扣稅款的行為,不符合本案罪名的犯罪構成要件,且原審判決無證據證實被告人犯罪;3、提交其以前在沂源縣地稅局開具的發票,以證實在地稅部門的繳稅稅率是5.8%,不是原審判決認定的5.88%;4、提交山東沃源新型面料股份有限公司證明及崔志祥、崔寶友與該公司簽訂的貨物運輸承攬合同各一份,意圖證實崔志祥與沃源公司有實際經營業務,崔志祥所提交的路路通公司開具的票面金額為1608270元的發票系為結算運費所開,已經被沃源公司用于抵扣稅款112578.9元,崔志祥本人未抵扣該稅款。請求改判崔志祥無罪,并返還扣押的款項10萬元及追繳的罰金5萬元。

        青島市人民檢察院的出庭意見是:1、根據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規定,讓他人代開此類發票就是虛開,崔志祥的行為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2、2015年6月的法研(2015)58號復函雖然規定了“行為人實際有經營,主觀上并無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客觀上也未造成國家增值稅款流失的,不宜認定為虛開犯罪”,但是不應適用于本案,因為本案發生在前,應適用1996年的司法解釋;3、提交補充的沂源縣公安局經偵大隊詢問沂源縣地稅局悅莊中心稅務所所長武傳忠證言、沂源縣國稅局法規科科長崔現偉證言,證明如果開票人沒有實際經營業務,去找運輸公司開具發票的話,能導致稅款流失,有經營業務的,因到地稅部門開票要交5.8-6%的稅點,到運輸公司開就交3.38-4%左右稅點,差額就是流失的稅款;悅莊鎮辦公室工作人員王才成證言,稱鎮政府不可能干涉公司或個人到哪里開發票的事情。

        經再審查明,崔志祥、崔寶友與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簽訂了貨物運輸承攬合同。崔志祥原在當地地稅局開具運輸發票提供給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開票稅率為5.8%。后崔志祥于2010年6月至2011年3月,到郭迎開辦的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陸續開具了票面金額共計為1608270元的運輸發票,崔志祥向該公司按4.6%稅率交納開票費,崔志祥將這些運輸發票交與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用上述發票抵扣了112578.9元稅款。

        上述事實,有原審判決確認的證據和崔志祥再審提交的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證、崔寶友、崔志祥與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簽訂的貨物運輸承攬合同、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出具的抵扣稅款證明、部分發票原件及復印件等證據證實,均經當庭質證,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應當是指以騙取抵扣稅款為目的,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發布的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是針對1995年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制定的,199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訂實施之后,已經明確將該決定內容納入刑法的內容,對本罪的理解和認定應適用修訂后刑法的規定。從刑法的具體條文來看,具有騙取抵扣稅款的故意應當是認定此類犯罪的構罪要件,最高人民法院也曾通過多種形式對此類犯罪應如何認定進行了指導。2015年6月的法研(2015)58號復函是最高人民法院對此類犯罪應當如何認定的進一步指導和明確。本案中,原審判決認定崔志祥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又認定崔志祥無運輸業務而虛開,同時又認定崔志祥的虛開犯罪數額和非法抵扣數額是112578.9元,而實際上崔志祥開具的發票總額是1608270元,112578.9元是山東沃源新型面料有限公司的實際抵扣稅款數額,并非崔志祥個人的抵扣稅款數額,而且沒有證據證明該112578.9元系被非法抵扣造成國家稅款流失。原審判決的認定自相矛盾。本院認為,沒有騙稅目的的找他人代開發票行為與以騙稅為目的的虛開犯罪行為的社會危害性不可相提并論,因此,在不能證明被告人有騙取抵扣稅款或幫助他人騙取抵扣稅款故意的情況下,僅憑找其他公司代開發票的行為就認定構成此類犯罪不符合立法本意,也不符合主客觀相一致原則和罪責刑相適應原則。至于檢察機關提交的證人證言證明崔志祥到稅率低的公司開具發票的行為可能造成稅款流失的問題,該可能流失的稅款并非指本案應涉及的抵扣稅款,且該數額不大。綜上,原審法院認定原審上訴人崔志祥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對崔志祥及其辯護人所提崔志祥無罪的意見予以采納。對青島市人民檢察院建議維持原判的意見不予采納。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四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八十九條第(四)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2015)淄刑二終字第18號刑事裁定和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法院(2014)沂刑初字第78號刑事判決;

        二、被告人崔志祥無罪。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王婧華

        審判員  蒲娜娜

        審判員  徐友仁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七日

        書記員  鐘新海

        書記員  司文雯

        崔某甲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二審刑事裁定書

        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書

        (2015)淄刑二終字第18號

        原公訴機關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崔某甲,從事個體經營。因涉嫌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于2011年4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4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徐欽夫,山東民意律師事務所律師。

        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法院審理沂源縣人民檢察院指控原審被告人崔某甲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一案,于二○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作出(2014)沂刑初字第78號刑事判決。宣判后,原審被告人崔某甲不服,提出上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經閱卷,訊問上訴人,聽取辯護人意見,認為本案事實清楚,決定不開庭審理,F已審理終結。

        原審判決認定:

        2010年6月份以來,被告人崔某甲在與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路路通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多次讓路路通公司郭某(已判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票面金額計1608270元,稅款112578.90元,該稅款全部被抵扣。

        案發后,沂源縣公安機關于2011年4月3日扣押、追繳被告人崔某甲稅款10萬元。

        上述事實,有證人崔某乙、徐某、郭某的證言,路路通公司關于給崔某甲虛開運輸發票存根統計明細、運輸發票復印件,發票、發破案經過、扣押物品文件清單、戶籍證明等證據予以證實,被告人崔某甲予以供認,足以認定。

        原審法院認為,上訴人崔某甲在與“路路通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的情況下,多次讓該公司為其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11萬余元被非法抵扣,造成稅款流失,其雖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或他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被告人崔某甲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經追繳挽回稅款損失,均予以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的規定,以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判處被告人崔某甲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扣押在案的款項,予以追繳。

        原審被告人崔某甲上訴稱:其未虛構運輸業務、未將運輸發票用于騙取抵扣稅款,其行為不構成犯罪;請求依法改判。

        其辯護人以相同觀點為其辯護。

        經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和證據與一審一致。

        本院認為,上訴人崔某甲在無真實貨物交易的情況下,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虛開稅款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對上訴人及其辯護人“不構成犯罪”的上訴理由及辯護意見,經查,上訴人崔某甲雖與他人進行了實際運輸經營活動,但其與路路通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在此情況下,多次讓路路通公司為其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非法抵扣,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故其上訴理由及其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上訴人崔某甲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經追繳挽回稅款損失,均予以從輕處罰。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準確,量刑適當,審判程序合法。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 判 長  吳 波

        代理審判員  周明文

        代理審判員  李 揚

        二〇一五年二月九日

        書 記 員  張秀麗

        崔志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發票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山東省沂源縣人民法院

        刑事 判 決 書

        (2014)沂刑初字第78號

        公訴機關沂源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崔志祥,男,1984年1958年10月18日出生于山東省沂源縣。因涉嫌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于2011年4月2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4日被取保候審。

        辯護人徐欽夫,山東民意律師事務所律師。

        沂源縣人民檢察院以源檢公刑訴(2013)27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崔志祥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于2014年3月6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后因不宜適用簡易程序,轉為普通程序審理,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4年5月1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期間沂源縣人民檢察院分別于2014年6月20日、同年10月15日因需要補充偵查,建議對本案延期審理,并分別于同年7月18日、11月11日建議對本案恢復審理。沂源縣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李光鵬、崔慧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崔志祥及其辯護人徐欽夫到庭參加了訴訟,F已審理終結。

        公訴機關指控,2010年6月份以來,被告人崔志祥在與以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多次讓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郭迎(已判決)虛開可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票面金額計1608270元,虛開稅款數額112578.90元,并已全部予以抵扣稅款。

        對上述指控事實,公訴機關提交了戶籍證明、發破案經過、抵扣證明、公路內河貨物運輸業務統一發票、證人證言、書證及被告人供述等證據予以證實,認為被告人崔志祥的行為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的規定,應以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被告人崔志祥對公訴機關指控的基本事實不否認,但辯解自行經營的部分多于給他人開票的部分,并辯稱其系自首。其辯護人提出被告人崔志祥系在有真實運輸業務情況下而代開運輸發票行為,是如實代開不是“虛開”;基于掛靠關系開具的運輸發票也不屬“虛開”,不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只有在偷逃稅款的情況下,才構成逃稅罪,認為被告人崔志祥不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的辯護意見。

        經審理查明,2010年6月份以來,被告人崔志祥在與以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無實際業務往來的情況下,多次讓沂源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郭迎(已判決)虛開可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票面金額計1608270元,虛開稅款數額人民幣112578.90元,并已予以全部抵扣。

        案發后,沂源縣公安機關于2011年4月3日對被告人崔志祥人民幣10萬元作抵扣稅款予以扣押。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提交,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實:

        1、被告人崔志祥供述與辯解,證實其經營寶祥運輸車隊是山東沃源新型面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沃源公司”)內部設立未進行注冊,其系該車隊負責人,主要業務給沃源公司運送貨物,賺取運費,每年車隊均與沃源公司簽訂貨物運輸承攬合同。其車隊以前因與沃源公司結算運費需要運輸發票,均到悅莊鎮地稅局開發票,稅率為5.88%;2010年6、7月份,郭迎對其說他的沂源縣路路通物流有限公司(簡稱“路路通公司”)能開運輸發票,稅率比地稅部門便宜點,按4.6%收取開票費。從此至2011年3月份,其開運輸發票都是找郭迎以路路通公司的名義開,收貨方或發貨方是“崔志祥”的名字。一共找郭迎開了170余萬元運輸發票,付給郭迎開票費79000余元。并證實郭迎的“路路通公司”沒有同沃源公司簽訂過貨物運輸承攬合同。

        2、證人證言

        (1)證人崔寶友證言,證實其與崔志祥是寶祥運輸車隊負責人,2007年開始主要業務給沃源公司運送貨物賺取運費,每年都同沃源公司簽訂貨物運輸承攬合同,與沃源公司結算運費需要運輸發票,車隊不能開運輸發票,以前都是去悅莊鎮地稅局開發票稅率5.88%。到2010年6、7月份,郭迎找崔志祥說他的路路通公司能開運輸發票,稅率比去地稅便宜點按4.6%收取開票費,從此一直開到2011年3月份,崔志祥具體操作把需要開票的信息給郭迎,一共開了150余萬元的運輸發票。均是以路路通公司的名字開的,收貨方或發貨方寫的“崔志祥”名字。其與沃源公司簽訂貨物運輸承攬合同,直接去沃源公司結算運費,沃源公司從來沒有給路路通公司的賬戶打過款。

        (2)證人徐紀斌證言,證實沃源公司與寶祥運輸隊簽有運輸合同,崔志祥提供給沃源公司由路路通公司開出的84張運輸發票,票面金額1608270元,已在沃源公司入賬,并按7%在沂源縣國稅局進行抵扣,但沃源公司與路路通公司沒有實際業務往來。

        (3)證人郭迎的證言,其供述證實其之前認識崔志祥,崔自己沒有貨車,聯系給沃源公司運送貨物,又沒有開運輸發票資格,在結算運費時需要運輸發票。2010年6、7月份,崔志祥找其用“路路通公司”名義開運輸發票,崔志祥實際與沃源公司簽訂運輸合同,并結算運費。崔志祥找郭迎開運輸發票,稅率比去地稅開便宜按4.6%收取開票費,從此一直到2011年3月份,其給崔志祥一共開了100余萬元的運輸發票。

        3、路路通公司關于給崔志祥開運輸發票存根統計明細、運輸發票復印件,證實路路通公司通過崔志祥給沃源公司開具運輸發票55張,票面金額人民幣995058元,給山東沂源棉紡織廠開具運輸發票29張,票面金額人民幣613212元。

        4、書證材料,證實路路通公司自2010年6月22日至2011年3月31日從稅務機關共領取公路內河貨物運輸業統一發票3566份,其中2430份作廢。路路通公司共開具發票1136份,金額為人民幣44946459.41元,涉稅金額人民幣3146252.16元。其中查證有受票單位證人證言、書證證實的發票共335份,金額人民幣17995937.84元,稅額計人民幣1259715.65元;其中,有323份發票、金額人民幣16922421.84元、已查證被受票單位抵扣稅款計人民幣1184569.53元。并證實增值稅一般納稅人外購或銷售貨物所支付的運輸費用,根據運費結算單據所列運費金額,從1998年7月1日起按運費金額的7%扣除率計算進項稅額抵扣。

        5、書證發破案經過、戶籍證明、扣押物品文件清單,證實案件發案經過、被告人到案與身份信息及公安機關扣押物品文件的情況。

        本案基本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崔志祥在與“路路通公司”無實際運輸業務的情況下,多次讓該公司為自己開具用于抵扣稅款的運輸發票,致使國家稅款人民幣11余萬元被非法抵扣,造成稅款流失,雖系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或他人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其行為已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應當追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與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崔志祥到案后如實供述其犯罪事實,有坦白情節,依法可以從輕處罰;鑒于被告人崔志祥被抵扣稅款部分,被公安機關扣押追繳,亦可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崔志祥辯解所開具運輸發票系自行實際經營的部分,并系自首及其辯護人提出崔志祥系在有真實運輸業務情況下而要求他人為自己代開運輸發票行為,是如實代開不是“虛開”的辯護意見,因與本案事實及有關法律規定不符,故本院不予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一、三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一條、第七十二條第一、三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第六十四條、第五十二條、第五十三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崔志祥犯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罰金自本判決生效后十內繳納。)

        二、對被告人崔志祥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非法抵扣稅款,依法予以追繳。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山東省淄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審 判 長  李瑞文

        代理審判員  趙小紅

        人民陪審員  翟 峰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

        書 記 員  侯 芳

      免費注冊公司,全程代辦,一站式服務

      服務好水平高,業務嫻熟

      專業會計一對一服務

      注冊會計師嚴格把關,嚴謹保密

      国产精品中文久久久久久久,久久精品2021国产不卡,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不卡